川流不希_

顾知槐,也是川流。

业余片段式写手,各种意义上的。

爱是一杯水,有时候他多一点,有时候他多一点。

头像感谢我叉。@MARIUS.

何人与我同往

槲说:

巫见:



    “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



      他停住脚步,轻抚上剑柄。
    “这把剑,是老师从前的佩剑。”
    “老师当年,执此一剑,十步杀一人,尸山血海里走过,杀到白衣变血袍,告诉天下所有人,何谓我泱泱华夏之傲骨,何谓我巍巍炎黄之荣耀。”



    “我辈剑锋所指,唯为国之荣辱。”
    “我...

2017-06-27

中国乒乓球队史诗级战绩不完全整理(三大赛)

北冥有鱼:

个人纯手动整理,工作量大,有错误恳请指正。


多图预警。图片更新至世乒赛男单部分


----------------------------------------------------------------------------------------


奥运会男子):


1988年汉城奥运会


男子双打 金牌 陈龙灿、韦晴光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


男子双打 金牌 王涛、吕林


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


男子单打 金牌 ...

2017-06-25

我缄默的缘由

凌云壮志:

有时缄默是利刃。


但也有的时候,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便不忍。


姜撞奶不是奶:



没法推荐自己的子博客,转载一下,很快删


周六随笔:








文/姜撞奶不是奶





我不爱看新闻。


虽然我会看新闻,但是我不爱看新闻。新闻大多分为几类:无趣而低俗八卦的、官腔作调的、和逼着你不得不直面残酷现实的。


哪一类都不是我喜欢的。


我也不爱评论。...

2017-06-24

杂谈/你,你们.

一个小时了,睡不着。
一闭上眼睛,全是你。

在首页刷了一遍文字repo,图片都不敢点。
如鲠在喉。
铺天盖地的难过,一瞬间毫无保留的将我淹没,难过的快要窒息了。
不是第一次意识到了,喜欢你是一件这么疼的事情。
疼得我几乎快要放弃了。
可也就是因为太疼太难过,丧无可丧。
辗转反侧。
想来想去还是那句话,陪你走,等你回来。

想起你已经很难受了,你们两个大概会更难受吧。
真人有心,大幸亦是不幸。

2017-03-08

杂谈/未归人.

我仍记得他的名字。
那是初夏明艳的阳光,淙淙溪流自遥远的山上而来,一路欢歌。
我仍记得他的拥抱。
只为一人张开的心怀,紧紧搂着人无法脱离的臂膀,耳畔温暖平和的吐息,和在胸膛里如擂鼓般,似要挣脱而出的心跳。
我仍记得他的味道。
淡而清冽,如同融雪汇成的涧流在茂密的林间流淌。
我仍记得他的点滴。
天真年少的笑靥,并肩而行的时光头也不回的向前,现在看岁月如同一个半透明的谎言。
我却记不起他的归期。

2017-02-03

“继科儿吧。”
“兄弟我都仨月没练了。”
“你看你能露脸就行。”
“靠,龙队点名,龙队真治我。”

“龙队有数女队没数啊。”
“龙你偷许昕偷这么直。”
刘指:“你看瞄继科儿中间瞄得准着呢。”
“龙都发完了嘛。”

“龙队这标志性的鼻音来了。”
“这唱得不错。”
鼓掌。
“唱得好!”
小视频。

———————————

纯听力,吃糖吃到脸大。
第二部分为新整理加入。

2017-01-25
1 / 5

© 川流不希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