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流不希_

顾知槐,也是川流。

业余片段式写手,各种意义上的。

爱是一杯水,有时候他多一点,有时候他多一点。

头像感谢我叉。@MARIUS.

我缄默的缘由

凌云壮志:

有时缄默是利刃。


但也有的时候,是可忍孰不可忍,忍无可忍,便不忍。


姜撞奶不是奶:



没法推荐自己的子博客,转载一下,很快删


周六随笔:






 



文/姜撞奶不是奶



 



我不爱看新闻。



虽然我会看新闻,但是我不爱看新闻。新闻大多分为几类:无趣而低俗八卦的、官腔作调的、和逼着你不得不直面残酷现实的。



哪一类都不是我喜欢的。



我也不爱评论。



我主号上写过:“不喜欢在这个号上留直白的私人看法,最终都会删掉。”其实不单单是LOFTER主号,我在所有的社交网络上都不喜欢发评论。一方面,确实是人读书少见识浅薄,妄加议论难免贻笑大方;另一方面,个人性格,我也确实不喜欢过多地议论事情,撑死跟好友在微信上聊聊;还有一方面,总觉得说出个人看法是一件很私人的东西,就像脱下衣服给别人看一样,别人觉得如何我不知道,但我会觉得很不舒服;最后一方面,人和人的三观立场不尽相同,我发了评论,别人对我的评论进行评论,理智上知道探讨下去浪费时间甚至有可能没完没了于是不回复,情绪上却总觉得憋屈,干脆不发。



 



很多时候缄默与否是无所谓的。还有很多时候,你缄默与否,与你将遭遇的事情,只是早晚的区别而已。



 



我有个同学发了这样一段话,来自张雪忠,也是我很喜欢的一段话:










“他们把言论激烈的消灭后,就会把言论温和的也消灭了,当所有人都沉默以后,他们对沉默也会感到恐惧,认为沉默就是对他们的无声抗议,于是就会要求你赞美他,否则就把沉默的也给消灭了,然后把赞美得不起劲的给消灭了。”










 



我看见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的时候是在毕业典礼上,消息已经是很滞后了。那时我觉得全身发冷,我当时对同学说,“管控得好,确实能有效整顿新闻门户的风气;管控不好,那就是‘文字狱’。”



其实我这个说法是很委婉的,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前段时间404 NOT FOUND,大家也基本上都心里清楚。



紧接着而来的是关闭多家网站的视听服务,理由是“大量播放不符合国家规定的时政类视听节目和宣扬负面言论的社会评论性节目”。



这个我倒是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现在是2017.6.24中午12:42,俩粒铜豌豆的《国乒搞事情?!先删为敬!!》大概是几分钟前被删了。



我在电脑前,几乎想夺命而逃。



 



我是在北电性侵事件发生很久之后才知道事情的始末的,因为那段时间我几乎不上微博和知乎。



我是今天早上才知道国乒事件的始末的。



 



我想:这意思莫非是闭上嘴,好好做人?



我相信很多人的答案是肯定的。但是闭上嘴,我就不是人了。



我已经沉默太久了。



 



可是最令人恐惧的,从来不是被命令闭嘴,而是网络时代的大浪淘沙。刚发生是轰动、争相转发、民情激愤,然后民众热情渐低。跟进的有多少?会为此站出来的有多少?会坚持的有多少?这件事情会就这样被镇压、有傲骨的人被迫折腰、人们逐渐忘却的可能性有多少?



 



我的世界两极分化,一部分人为此事忧心忡忡,另一部分仿佛不谙世事、自由玩乐。



 



就忍不住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有意义。



但是我知道我必须要这么做。



这是为了一个交代,给每一个冤屈者的,也是给每一个民众的。



我们不能就此闭嘴。



 



一个人的力量很微末,但是我不会是一个人。鲁迅先生也说过:“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份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看1984的时候非常毛骨悚然。



最令我毛骨悚然的是一句话:










“不过那样也好,一切都很好,斗争已经结束,他赢得了跟自己的战争,他热爱老大哥。”










 



 



 



 





评论
热度 ( 110 )
  1. 扶桑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闭上嘴,我就不是人了。
  2. appleroaming姜撞奶不是奶 转载了此文字
  3. G.I.C.姜撞奶不是奶 转载了此文字
    转自一个法学的学姐 . “这是最好的时代。” 今年二零一七。北电女学生被性侵的事件爆出,网上热议,众...
  4. 酒安【中考倒计时一年】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5. 川流不希_凌云壮志 转载了此文字

© 川流不希_ | Powered by LOFTER